第一天——36

当女人雪一般的肌肤暴露在眼底下时,他吃了一惊。

女人背对着他,正在拧一块澡巾,水从澡巾中渗出来,滴落在凝脂一般的皮肤上。她坐在他再熟悉不过的木澡盆里,头发盘在头顶,宛如一朵出水的芙蓉。木澡盆旁边放着两把椅子,一把椅子上放着衣物,一把椅子上放着香皂。

马传香觉得呼吸有些困难,连忙缩回了头,双手抚着胸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呼出。然后,他再次将眼睛凑近那个缝隙。

这时,女人已经放下了澡巾,她拿起了香皂在身上滑动。马传香恨不能立即变成那块湿滑的香皂。

“丽丽,你洗完了吗?”突然另一个声音传来。

马传香连忙将头一缩。

女人答道:“就快了,你别进来!”

那不是兄弟马中楚的声音吗?好几年不见他了,难道他今天回来了?马传香心里一喜,前些天发现了一个古墓,刚好缺一个搬运的帮手。

可是,这个女人是谁?马中楚的女朋友?不对。这样漂亮的女人,可以选择的对象多的是,绝对不会傻到要跟马中楚过日子。

屋里又传来哗啦啦的水声。马传香舔了舔嘴唇,又朝那个缝隙看去。女人已经从澡盆中站起来了,她正弯了腰去抹大腿上的水。

马传香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绽放,立即被扭曲的表情占据。

“妈呀--”马传香惊叫一声,后退不迭。眼睛几乎要从眼眶中爆裂出来。身后的破麻布袋被他绊倒,发出叮叮当当的瓷器磕碰声。

“谁?”屋里的人大声喝问道。随即,门口闪现出马中楚的身影。

马传香见躲藏已经来不及,立即转变表情,张开两只有力的胳膊向马中楚走过去:“哎呀,中楚,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怎么之前也不通知哥哥一声,好让哥哥给你准备点酒菜啊!”

马中楚一见马传香,也喜笑颜开,连忙走下台阶来迎接干哥。马传香的两只胳膊像螃蟹一样夹住马中楚,手在后背上用力拍打,感叹道:“几年不见啦!每年过年过节,老头都望着你回来,一想你就要唱戏文。”

马中楚挣脱干哥的拥抱,颇有兴致的问道:“是么?我刚来就被老头刮了一巴掌呢。他哪里会记得我!”

马传香抓住马中楚的胳膊,一边摇晃一边说:“我哪能骗你?他唱的戏文我都记下来了。”

马中楚笑问道:“老头是怎么唱的?你倒是学着唱几句看看?不然我是不会相信他会挂牵我的。”其实马中楚根本不会因为刚才的一巴掌而记恨干爹,他说这些话只是为了跟多年未见面得干哥打闹而已。

但是马传香两眉一皱,一本正经的学着父亲悲伤的样子唱了起来:“老程婴提笔泪难忍/千头万绪涌在心/十五年屈辱俱受尽/佯装笑脸对奸臣/晋国中上下的人谈论/都道我老程婴/贪图那富贵与赏金/卖友求荣害死了孤儿/是一个不义之人/谁知我舍却了亲儿性命!亲儿性命!/我的儿呀!/抚养了赵家后代根……”

马中楚打断干哥,笑道:“这哪里是唱我啊?分明是唱的《赵氏孤儿》。”

“我也这么说,”马传香两腿并拢,挡住背后的破麻布袋,“可是老头觉得用了你寄来的钱,你却不能回来,他就说自己是老程婴哪。”他一面说一面将马中楚朝屋内推。

走进屋里,马传香故意朝女人洗澡的房间瞅,“我说老弟,你在外这么久,有没有谈个对象带回来?”

喜欢剥皮新娘请大家收藏:()剥皮新娘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