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40

“你要干什么?”马中楚拉住干哥,紧张道。

“你紧张什么?”马传香不以为然道,“我敢肯定,那个女的睡觉的时候是没有呼吸的。你相信不?”

马中楚狐疑的盯着干哥的脸看了半天,沉声道:“我看中了迷幻的是你吧?哪个人睡觉的时候没有呼吸?你是不是想找借口去对她图谋不轨?哥,我知道你色心很重,跟酒号子的弟弟一个德行!只是你平时装作文绉绉的,懂得掩饰。但是她是我的女人,你听清楚了没有!”

酒号子就是酒鬼。

马传香怒道:“你什么意思!你以为我是想去猥亵她?我呸!”

马中楚被干哥的唾沫星子喷了一脸,连忙抬起手来用袖子擦脸。

“我就是再那个,也不会在兄弟你身上下手哇!为了一个新来的女人,你居然翻脸不认我这个哥哥了。是吧?我看你一块连老头子也别认了!我看你跟《十三不亲》里的歌词一样,有了老婆就没了父母兄弟!”马传香狠狠骂道。

马中楚是个宽厚老实到了极点的人,听干哥这样一骂,顿时没了脾气,乖乖道:“我不是那样的人。要不……我就听你的去看看?”马中楚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干哥,等干哥作最后决定。

于是,马传香带着干弟偷偷摸摸靠近那个女人的睡房。那个睡房曾经是马中楚睡觉的地方。小时候的无数个夜晚,马传香曾偷偷摸摸跑进马中楚的房间,用一根稻草穗儿捅进马中楚的鼻孔里,让他打出一个响亮的喷嚏。马传香对这样的恶作剧乐此不疲,而马中楚经常因为晚上缺少睡眠而在第二天的课堂上打瞌睡,这也是马中楚不能顺利考入高中的原因之一。

所以,即使当天晚上的月亮很淡很暗,堂屋里更是伸手不见五指,但是他们干兄弟两个毫无磕碰的走到了那个睡房的门前。

“你推门。”马传香对干弟说。

“我可不行。”老实的马中楚摇头道。

“为什么?”马传香压低了声音问道。

“万一她是醒着的,被她发现了怎么办?还不把我当做……”

马传香怒道:“别说了!磨磨唧唧的好不烦人。你不来我来。”他伸出手按住门,用力的推了推。

门“哐当”一声动了动,露出一个门缝,可是没有开。马传香知道,那个木门闩早已经腐朽不堪了,再使点劲可能会将门闩折断。但是他不愿意弄出那么大的声响。他将一根手指伸进松开的门缝里,用手指一小段一小段的拨弄门闩。

他以前就是这样打开干弟的门,惊扰干弟的美梦的。不过这算不上什么,他更多的经验来自于无数个古老的墓穴。而在拨弄门闩的时候,他恰好有一种打开墓门的错觉。

喜欢剥皮新娘请大家收藏:()剥皮新娘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