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41

对于他来说,墓门后面躺着强烈的(欲)望,藏匿着意外的惊喜。他已经习惯像一只老鼠那样白天栖息,晚上活动。

马中楚不知道,他的干哥已经不是他从前认识的那个干哥了。当然,他暂时还不会知道这些,但是他能看到干哥的眼睛像老鼠的眼睛一样发出奇异的夜光,他的手像老鼠的爪子一样尖细,他的脸像老鼠的脸一样瘦长。

门闩被他的手指拨弄,指甲与木头摩擦,发出类似老鼠爬房梁的吱吱声,令马中楚的耳朵发痒。

“哥,这样不好吧?要不,我们去窗口看看就可以了。”马中楚终于有勇气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吱吱声戛然而止。

干哥放下了手,咬了咬嘴唇,道:“这样的话,我们就不能查看她是不是有呼吸了。”

马中楚道:“哥,不一定要用手指去探她的气息呀。我们在窗口看看她的胸口是不是一起一伏不就可以了吗?”马中楚边说边将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一上一下的摆动,模仿人呼吸时候的动态。

马传香“哦”了一声,离开房门,朝大门走去。马中楚急急的跟在后面。

他们跨出大门。

外面的月亮淡到几乎没有,像一滴牛奶滴在了吸附性极好的棉布衣服上,只留下一个淡淡的痕迹。在这样的月光下,马中楚看面前的干哥时只留下一个剪影的形象,分不清哪里是鼻子哪里是眼睛。

用爷爷的话说,那样的月亮是毛月亮,预示着最近会下大雨。

他们俩来到窗户前,鬼鬼祟祟的佝偻着身子,然后慢慢将腰伸直,眼睛渐渐从窗沿升上来。

可惜的是,屋里的一切都被窗帘挡得严严实实。

“算了。我们走吧,哥?”马中楚心里打起了退堂鼓。

“你看我的。”马传香窃笑道,然后从袖口里掏出一根铁丝来。马中楚不知道干哥为什么随身带着一根铁丝,却又张不开口来问,只是愣愣的看着干哥将铁丝从窗户的缝隙里塞进去,用铁丝端头的小弯钩勾住窗帘的一角。

像马戏团开场前拉开舞台上的幕布一样,马传香将窗帘渐渐拉开。

“就算你拉开了窗帘,也说不定看不清她是不是在呼吸。”马中楚在一旁嘟嘟囔囔道。

马传香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渐渐掀起一角的窗帘上,根本无暇搭理马中楚说些什么话。马传香张圆了嘴唇,又将上牙咬住下唇,全神贯注的恰如其分的移动手中的铁丝。

由于马传香的眼睛一直盯在窗帘上,而窗帘被拉开的部分刚好在马中楚面前,所以马中楚先于马传香看到了窗帘后面的一幕!

马中楚看到那个女人躺在床上,在这样的光线下自然而然不可能看见女人的胸口是否起伏活动。但是这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马中楚还看见女人的床边站着另外一个人!而那个人俯在床前,正缓缓将女人的脸皮揭下来!

喜欢剥皮新娘请大家收藏:()剥皮新娘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