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49

“直到了新婚之夜,那位千金小姐才告诉那个小伙子,她长着一条常人没有的尾巴。”

爷爷讲得平白无奇,我却听得心惊肉跳。

“尾巴?那个女人长了一条尾巴?”我大声问道。

爷爷点头道:“那位千金小姐跟小伙子解释,说她之所以不嫁门当户对的公子哥,是因为她知道,如果那些公子哥发现她长了一条尾巴,一定会一改哈巴狗似的奉承吹捧,转而去另觅新欢。她选择嫁给一穷二白的小伙子,则是图个安稳。小伙子能够继承大量的家产,也不会对她变心。”

“那么,那个小伙子有什么反应呢?”我急忙问道。

爷爷道:“他说他是真心爱上这位千金小姐的,并不在意她是不是有一条见不得人的尾巴。”

我想也是,他该庆幸自己走了桃花运还来不及,哪里敢对这位千金小姐不满意?

“可是结婚后不久,这个小伙子觉得,既然自己这么有钱了,那么花点钱请个好医师给妻子剪去尾巴好了。”我以为之前的话就是结局,没想到原来爷爷的故事还没有说完。

“然后呢?”我翘首期待着一个完美的结局,就像捧着安徒生童话期待灰姑娘最后跟王子在一起那样。

“那位千金小姐执拗不过,只好在小伙子的安排下做了手术,剪去了长在身上二十多年的尾巴。”爷爷道。

我喜滋滋道:“她何必在结婚之前就剪掉尾巴?这样的话,她的选择余地就大多了。”

爷爷叹了口气,幽幽道:“剪去尾巴后不久,那位千金小姐还没有出院就死了。”

我愣了。

************************

时间已经是半夜。

屋外的雨声仍旧淅淅沥沥,从屋檐流下的雨水仍旧滴滴嗒嗒。

几盏红烛,两碗米酒,两个人影。

地上的锅碗瓢盆里盛满了水,斑驳的墙上贴着朱红的“囍”字和相随相伴的鸳鸯,东边的墙角上还有一只肥大的蜘蛛静静等待猎物落网。

据后来马中楚讲,爷爷和马晋龙离开之后,骆丽丽忽然由兴奋雀跃变得落落寡欢。在为数不多的几个亲戚朋友吃完简单的婚宴离开,剩下一桌的残羹冷炙之后,骆丽丽强打起精神收拾碗筷。马中楚连忙上前帮忙,并说了几个不咸不淡的笑话逗她开心。骆丽丽这次勉强拉扯出一丝笑意。

“我们还要有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婚礼!”骆丽丽神秘兮兮的对她的新婚丈夫道。

马中楚一边收拾饭桌一边问道:“这不就是我们的婚礼吗?”

“当当当!你看!”

马中楚不知她从哪里掏出几根红蜡烛来。马中楚笑了笑:“你买蜡烛干什么,也没听说这几天要停电哪?”

骆丽丽不回答他的话,兀自跑到衣柜前,打开柜门,转身却拿出两碗散发着香醇味的米酒。发涨的饭粒漂浮在酒水面上。

马中楚惊讶不已,他放下手中的碗筷,问道:“咦?你在衣柜里藏了米酒?我之前怎么没有闻到一点点酒味呢?”

喜欢剥皮新娘请大家收藏:()剥皮新娘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