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51

红蜡烛的火焰似乎不太习惯这个潮湿的空间,四处飞溅的雨水让巍巍颤颤的烛火处于随时熄灭的危险边缘。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骆丽丽端起了一碗米酒,送到自己的嘴边,“嗯,有点甜。”

马中楚笑笑,端起另一碗米酒,胳膊如僵硬的树干一般不移不动。

骆丽丽脸上绽放一个迷人的笑容,她将柔软的树藤一般的手缠绕在她的新婚丈夫的胳膊上,“我们喝个交杯酒?别人结婚不都是这样的吗?虽然我们没有证婚人,没有司仪,但是我想……这些仪式还是需要的。你说呢?”

马中楚点点头,缓缓道:“骆丽丽,对不起……”

“来,喝酒吧!”骆丽丽似乎没有听到他的道歉,喝下了一口米酒。

“嗯。”马中楚仰脖喝下一大半。

骆丽丽将手从丈夫的胳膊上抽回,愣了半晌,问道:“这就完了吗?还有没有其他的仪式我们忘记了?”

马中楚摇摇头,道:“我没有结过婚,没有经验。”

骆丽丽听了他的话,捂住嘴巴笑了起来,身体颤颤的如同巍巍颤颤的烛火。

“你笑什么?”马中楚小心翼翼问道。这时,墙角的蜘蛛在网上动了动前面的两只瘦瘦长长的腿。它似乎也学着女人的样子捂住了嘴巴偷笑,生怕烛火下的两个人听见。

骆丽丽笑道:“这种事情,谁会有经验?真是笨!”

马中楚挠挠头,憨笑道:“说的也是哦。我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呢?呵呵。”

“那……我们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呢?”骆丽丽眉头微蹙。

“是啊,我们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呢?”马中楚放下了手中的米酒,捏了捏下巴。

“你以前没有看过别人怎么结婚的吗?你就没有记住一些?”骆丽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那个憨实的男人。

马中楚眨了眨眼,似乎不太自信的回答道:“看是看过,酒席吃过之后,还有人偷偷留在新娘新郎的窗下偷听。”

骆丽丽脸上一阵羞红:“笨蛋,我不是说那个。我的意思是,进洞房之前我们还要做些什么。比如说交换戒指呀,咬苹果呀什么的。”

马中楚低下了头,“可是……可是没有戒指,连一个苹果都没有……”

女人发现了他的低落,连忙抓住他的胳膊道:“我不是说要那些东西,我是想,我们可不可以模仿那些仪式来进行一次?毕竟……对于女人来说,婚礼是生命中非常非常重要的一次记忆。我不希望以后回想的时候觉得自己的婚礼有欠缺……”

女人附身从地上捡起一根稻草。那是马中楚办婚宴之前搬烧火的木柴时从草绳上掉下来的。那根稻草弯弯扭扭,是在束缚木柴的时候累坏了身子。干瘪的稻草上粘附着集聚成珠的雨水。女人一手捏住没了稻谷的稻穗,另一手顺着稻草捋下,将包在外面的稻叶除去,露出金灿灿的稻杆。

灵活的手指在稻杆上转了一圈,将金灿灿的稻杆缠绕在手指上,打上一个漂亮的结。

“嗯。”女人将打好结的稻杆递给马中楚。

马中楚后来说,他愣愣的看着女人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忘了接过女人手里的稻杆。

喜欢剥皮新娘请大家收藏:()剥皮新娘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