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71

大胖子看了看女人起伏的胸口,干咽一口,摆手道:“我看大家先别争论了,快把这个可怜的人送到医生那里去吧。”

酒鬼经大胖子提醒,两面挥手叫人帮忙抬起他弟弟。“快过来搭把手,把我弟弟送到赤脚医生那里去。”

我们几人慌忙上前捉住酒鬼的弟弟的手脚,酒鬼的弟弟拼命挣扎反抗。我们也不敢太用力,一则怕抓坏了他原本破破烂烂的皮肤,二则自己内心对冒出黄油的裸露的鲜红的肉有畏惧。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们好几个人终于将暴躁的他制服,由酒鬼抬着他的两只手,马晋龙抬着他的两只脚,其余几个有的托腰,有的托脑袋。我却只敢轻轻的拽住他腰间的衣服,不敢碰触他的肌肤。

在那个漂亮女人的注视下,我们几个抬着酒鬼的弟弟离开了马中楚的家。她看着我们手忙脚乱,不禁一脚跨出了门口,却最终没有将另外一只脚也跨出来。她最后将目光落在了她的新婚丈夫身上,可是马中楚似乎全神贯注的帮着忙,没有回头看他的新娘子一眼。

马中楚倒是非常热心,一会儿问酒鬼要不要休息一会儿,换他来抬;一会儿问干爹是不是累了,走路要小心。虽然在马晋龙看来,这件事情跟那个女人脱不了干系,但是我觉得事情不能这么快就下结论。可是当见马中楚一副愧疚之情,让人不得不对他媳妇生疑,好像他们两人之前串通好了,但是现在马中楚良心发现,跟他的新娘分道扬镳。

所幸马中楚家离赤脚医生家不远,在泥泞中走了十多分钟,就来到了目的地。

赤脚医生出去了,家里只有不懂医术的媳妇在。她见我们抬着一个血淋淋的人闯进门来,吓得直往屋里钻。

马晋龙气得骂道:“做医生的就是要从阎王爷手里抢人命回来,哪里有见了病人吓成这样的?”

赤脚医生的媳妇躲在屋里,哑着嗓子喊道:“我家男人刚刚被人叫走,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你把那个人放在堂屋里就好了,千万别搬到里屋来,我怕看这些东西。”说完竟然在屋里嘤嘤的哭起来。

酒鬼含糊的骂了一句,就撒开手将他弟弟放在堂屋里的一把大竹椅上。大竹椅旁边有一个木架子,估计是用来挂吊瓶的,那么大竹椅就是预备给病人的了。酒鬼喘着粗气问道:“你男人没说什么时候回来么?我弟弟情况危险着呢!”

女人躲在里屋回答道:“最近感冒的人多,病情轻重不一样。时间长短是说不准的。我家男人只是一个赤脚医生,只能给人治些伤风感冒的小病小痛。你弟弟病情严重的话最好快点弄到大医院去。”

酒鬼抱怨道:“这连着几天的大雨,人家的车都歇在家里了。你叫我到哪里去叫车来?”他咬着下唇看了一眼他弟弟,眼角又挤出几滴泪水来。

大胖子一路上没帮什么忙,只是跟着跑,可是也累得双手叉腰呼呼的喘气。他一边喘气一边说道:“真是怪了,这是什么病?什么病会让人的皮肤变得像竹笋皮一样?我活到三十多岁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病。”

马晋龙就在门槛上坐下,满面愁容道:“我家传香还不见人影呢,我这心里七上八下的,老觉得不舒坦。”他抬起疲惫的眼神看着爷爷,问道:“岳云哥,你要帮我劝劝我这个不争气的干儿子,那个妖精千万要不得。酒鬼的弟弟在她来的第一天表现异常,她就要整死他。那条晚上传香也不过是……传香就不见了。我一直阻止干儿子跟她好,下一个肯定就要整我了。”

马中楚在旁垂眉低首,闷声道:“干爹……”

马晋龙摆摆手,叹气道:“干儿子,我知道你还想维护那个妖精。有了漂亮媳妇就忘了老父老母的事情,我在戏文里见得多了。”

马中楚来不及辩解,他干爹就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哼唱了起来:

“常言道儿是冤孽女是愁哇,

八辈子啊,八辈子才积个绝户头!

原以为说这话为了遮丑啊,

至如今,至如今才知道不是胡诌。

小时候赶会看戏我驮他走哇,

撒泡尿哇,撒泡尿顺着我的脖子流,顺着我的脖子流!

吃凉的怕他们肚疼难受,

吃热的,吃热的又害怕烫坏咽喉。

他要是要花生你给他抓把豆,

闹一个呀,闹一个搬倒葫芦洒了油。

他们说的话,句句是紧箍咒,

当老的不是唐僧是孙猴。

那时候见到咱又亲又搂,

至如今呐,至如今离大远就皱眉摇头,皱眉摇头。

父母心哪父母知啊,儿女猜不透,猜不透!

小麻雀要出窝难挡难留。

自留地责任田各归各有,

三套房各一套刚刚翻修,

筷笼子小擀杖还有笤帚,

锅碗瓢勺都买齐,不用抓阄。

这也是呀,这也是父母心贱贱如狗,贱如狗!

分了家还怕他们想的不周。

待他们一个样不薄不厚,

也免得再生出闹气的因由。

东庄上请来他老舅,

麻烦他给咱经经手。

他娘啊,当老的罪孽咱早受够,

全当咱,没养没生,没生没养,是个绝户头,咱是个绝户头。”

马晋龙越唱越伤心,最后竟兀自呜呜的哭了起来。马中楚站在他身边,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直急得胡乱的搓手。

大胖子将那肥胖的手掌放在马晋龙肩膀上,声音哽咽道:“哎,老人家,别伤心了。人都是这样啊……”

喜欢剥皮新娘请大家收藏:()剥皮新娘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