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75

酒鬼咬着嘴唇将儿子背在身上,用一双大手将儿子的屁.股托了托,然后嘱咐我在后锁上大门。他自己先跨出门槛,跑向我们走来的那条路。

我急忙随后关上门,锁上锁,很快就追上了气喘吁吁的酒鬼。我从背后看见酒鬼的儿子那双烂枯叶一般的手,胃里涌起一股腥味。

酒鬼见我追来,又用力的托了托背上的儿子,腾出一只手来擦脸上的雨水。他的表情很难看,被雨水一淋,整个儿就像一块正在融化的蛋糕。

我见他非常吃力,便问要不要我帮忙替换一下。他坚决的摆了摆手,道:“如果是扛稻谷或者梨耙,我会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身上的人是我儿子,我一定要自己来保护他。”由于背人和在泥水里走都是很耗费力气的事,他的语速很快。但是说出的话字字如钉,句句似铁。

想不到经常一幅烂醉如泥模样的他居然还有这样偏执而伟大的想法。

“我妻子也离开了我们,我的亲人就只有儿子和弟弟。就算拼了命,我也要不让他们受别人的伤害!”他恨着声说道,而后深深的吸气,更加奋力的朝前奔跑。我都几乎跟不上他的脚步。

我不以为然想道,哪里用得着你拼命?如果你能戒酒的话,你儿子就要谢天谢地了。

跑到赤脚医生家前的地坪里时,马中楚他们几个急忙迎了出来,想要从酒鬼背上接过他儿子。

此时酒鬼却性情大变,像狗甩干身上的水似的一抖,厉声道:“你们谁也不许碰我儿子!听清楚没有?谁也不许!”

从屋里迎出来的几个人都愣住了,傻傻的看着双眼通红的酒鬼兀自走进赤脚医生的屋里。

马晋龙讪讪的跟在酒鬼后面,以长辈劝晚辈的架势道:“酒号子,你怎么能这样呢?这里的人都是为你好,你知道不?”

未料酒鬼根本不买马晋龙的帐,转过身来瞪着马晋龙骂道:“为我好?谁为我好?啊?我弟弟,我儿子都成这样了!是谁下的狠手我还不知道?你给老子滚开!老子不要你们一个个假惺惺的看好戏!我妻子走了之后,谁也没有把我们三个当人看!特别是你马晋龙!你就是要看我们家破人亡的好戏!”

马晋龙气得脸成猪肝色,浑身颤抖。一时之间,他竟然想不到辩驳的词语,手指指着酒鬼的鼻子说不出话来。

大胖子急忙凑上去,扯开马晋龙,又假装劝慰酒鬼道:“你真是的,哪里能说这样的话呢?就算是他儿媳做的手脚,你也不能骂做公公的不对嘛。”

马中楚瞟了一眼酒鬼的儿子的手,自然知道这跟酒鬼的弟弟没有多大差别,茫然的看看他干爹,又看看那个还不太熟悉的大胖子。

酒鬼将儿子放在他弟弟的身边,怒目瞪了怯怯的马中楚一眼,喝道:“这下你相信了吧!你新娘去了我家一趟,我儿子的手就变这样了!”

大胖子扯着酒鬼的衣服,带着几分自豪感道:“你儿子的手算得了什么?我这眼珠子还被人挖去过呢!现在我这眼眶里的不是人眼珠子,是移植的狗眼珠子。”

很自然,他的话非但不能劝熄酒鬼的怒气,反而只能火上浇油。酒鬼挥舞着手嚷道:“你们他妈.的都是狗眼看人低!我们家人丁单薄,所以马中楚的新娘子先欺负到我家头上来了!不过你们别偷着乐,她这是杀鸡给猴看呢!你们也得不了多好的下场!我看她就是一个剥皮的鬼!你们都要中她的毒手的,一个都逃不了!”

骂完后他还不解气,指着马中楚道:“你!关键是你!她选中你就是因为你又丑又老实!你这种人最容易受这些女鬼的魅惑!你不要因为娶了个这么漂亮妖艳的女人,就……就瞧不起跑了妻子的我!她每天晚上都会吸走你一部分精气,把你的精气吸光!你好自为之吧你!”

马中楚反驳道:“她喜欢我是因为……”

酒鬼不等他把话说完,蛮横的嚷道:“因为你老实?因为你会感谢她?因为你不会在外面再找第二个?算了吧!谁相信?”

这时,那个躲在里屋的赤脚医生的妻子冷不丁冒出一句话来:“是呀,天地下可没有这么好走的桃花运,你要小心上当呢。”

“你相信吗?”酒鬼问大胖子道。大胖子摇摇头。

“你相信吗?”酒鬼问马晋龙道。马晋龙叹口气。

“家门,你相信吗?”酒鬼问爷爷道。爷爷沉默不语。

“这位兄弟,你相信不相信呢?”酒鬼又问我道。

我不敢轻易下定论,只好实话实说道:“这个我可不敢发表意见。”即使我有什么想法,他们也不会关注。不过我心里在想,如果之前我在屋檐下看到的那个身影就是马中楚的新娘子的话,那么她肯定是确定了我们都在赤脚医生家之后才去对付独自在家的酒鬼的儿子。而她究竟对酒鬼的儿子做了什么,只有等赤脚医生治好了酒鬼的儿子的高烧之后才能知晓。酒鬼的弟弟也是一样。

我望了望外面的雨,盼着外出的赤脚医生早些回来。

酒鬼对马中楚不依不饶:“你醒悟吧!尽早将那个女人赶出我们村子!你不要一个人独享了桃花运,叫我们一村人遭遇灭顶之灾!”当一个人愤怒到一定程度时,什么丑话都能说出来。

马中楚后退一步,缓慢而坚定的说道:“我知道你现在正在气头上,说话不经过大脑。但是我告诉你,我是老实,但我不是没有脾气的人。无论你怎么说,我都不会怀疑我的新娘子。”

喜欢剥皮新娘请大家收藏:()剥皮新娘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