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77

其实马晋龙在之前给马中楚说过一门婚事,但是没有成功。对方是一个哑巴,带着一个七岁的挂着两串鼻涕的孩子。

人家都笑马晋龙,说带着孩子的哑巴都看不上他的干儿子,看来一辈子只能打光棍了。

马晋龙红了脸粗了脖子辩解,说是马中楚不同意。他是打了电话到在城市打工的马中楚的。马中楚开始还对干爹提的亲事挺感兴趣,还想请假回来一趟。但是马晋龙说了对方是个带着孩子的哑巴后,马中楚二话不说,“啪”的一声摔了电话。马晋龙还模仿马中楚摔电话的动作,胳膊用力的一甩,鼻子哼哼。

人家就笑话他死爱面子,编出谎话来遮掩。既然是跟干儿子打电话,哪里能看到他摔电话的动作?

马晋龙怒道,你不相信你打电话给我干儿子问问,我养了他这么多年,他是怎么摔电话的我还能不知道?

人家当然不可能为了这事真打电话去问马中楚,但是见了马晋龙还是要奚落一番,笑他说谎话比说戏还厉害。

在我跟酒鬼离开赤脚医生家去找酒鬼的儿子时,马晋龙也没有闲着。他一个劲儿的说马中楚的新娘的不是,说女人光长得漂亮没有用。比如那个哑巴,虽然不会说话,但是胸前两个傲峰晃荡得如两个牛皮水袋,将来养孩子肯定奶水充足;臀部又胀又紧,肯定能在农田里帮上不少体力活;手掌合起来滴水不漏,肯定是懂得勤俭持家的贤妻良母。

而那个骆丽丽,手指嫩得如葱头,肯定捏不了针穿不了线;双腿白得像刚拔出来的萝卜,肯定下不了水田插不了秧。只能像菩萨一样供奉着。可是马中楚需要的是一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老婆,不是一尊养尊处优的菩萨。

我们来了之后,他又将哑巴与菩萨对比的话了一遍,说到牛皮水袋的时候口里哧溜溜的吸着口水,仿佛刚刚就着牛皮水袋喝过水似的。

马晋龙吸完口水,又道:“马中楚,不是我说你,凡是个有脑袋的人都清楚,她这么漂亮这么妖艳为什么非得嫁给你这个傻蛋?你不去照照镜子么?没有镜子也不对着井水照一照?”

爷爷觉得马晋龙说的话有些难听,连忙向马中楚劝道:“常言道子不嫌母丑,做父亲的也不会嫌儿子丑。你干爹这么说只是为了劝你仔细考虑。你不要起气。”

屋里顿时一亮,天幕被撕裂,然后听得一声炸雷响起。刺啦啦的惊魂动魄。

在这瞬间的光亮之中,血淋淋的酒鬼的弟弟突然呻吟了一下。

酒鬼朝他弟弟瞟了一眼,随即掩上眼睛,痛哭道:“我弟弟到底犯了什么罪呀,这跟凌迟有什么差别!那个剥皮鬼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弟弟呀!”他拜倒在地,朝四面八方的知名的和不知名的神明磕头,为他的弟弟求饶求助。

也许是因为刚才太过伤心,背儿子的时候又过于劳累,酒鬼的嘴唇渐渐乌紫,脸庞渐渐泛白,仿佛他自己就是一个狰狞的恶鬼。

大胖子焦躁的朝外望,抱怨道:“这个赤脚医生也真是的,怎么这么久了还不回来呢?可不是在路上摔了跤还是遇到了别的事?”

躲在里屋的赤脚医生媳妇啐了一口,骂道:“你嘴上能不能积点德?接连的下雨,路上泥泞比较多,路不好走,他才会回来得比平时要晚。”

大胖子自觉失言,连忙道歉。

说曹操,曹操就到。可能是刚才的炸雷湮没了他的脚步声,可能是大胖子的混沌眼珠子不好使,他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

“屋里怎么这么多人?”一个胖胖的头顶稍秃的男子甩了甩手中的雨伞,大大咧咧问道,“哎呀,路真是难走,脚上的泥巴就粘附了好几斤。”

拜倒在地的酒鬼抬起头来,猛的一惊,惊喜的嚎叫道:“谢谢各位神仙,谢谢各位神仙,你们终于把赤脚医生给我送来了!”接着,他又胡乱的朝各个方向怦怦的磕头。

不用说,这个男人就是我们要找的赤脚医生了。我是头一次见到湾桥村的赤脚医生,于是朝他颔首示意。

他朝我笑笑,道:“这位是稀客吧,哪家的亲戚哟?”

马晋龙连忙介绍说:“他是我们家门马岳云的外孙。”

赤脚医生这才发现爷爷也站在其中,忙放下雨伞跟爷爷握手,问道:“您最近身体不好?所以来我这里问医?不过看您脸色不像是病人呀。这下雨天的,您的手心窝比我的还暖,身体好着呢。”

爷爷微笑道:“你真是好医道!我身体还健旺。是酒鬼的弟弟和儿子需要你来帮忙看一看治一治呢。等你好久了,快去看看吧。”说完,爷爷急忙将赤脚医生往屋里拉。

赤脚医生一听屋里有病人,连忙将雨伞和医疗箱往马中楚身上一挂,走进屋里。

见到酒鬼的弟弟,赤脚医生呆住了。

其他人都一动不敢动,静静的等候赤脚医生的反应。屋里的空气顿时凝结成冰。

“他这是怎么了?”问话的不是最为着急的酒鬼,也不是最为期待的马晋龙,更不是最为慌张的马中楚,而是赤脚医生!

赤脚医生将我们每人看了一个遍,然后指着全身没有一块完整皮肤的那个人,再次问道:“他这是怎么了?”

本来我们希望从他脸上看出一些答案,可是他的脸茫然如一张白纸,却等着我们给他答案。

他见我们没有一个人回答,缓缓摇头道:“我看他这不是病,而是被哪个残忍的家伙把皮肤剥去了。我……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病。”

酒鬼脸上的肌肉抽搐,嘴角掀动了许久,才说出一句话来:“你说……这不是病?”

喜欢剥皮新娘请大家收藏:()剥皮新娘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