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5章 权利之争(2)

常家以及章家的人,都是天师宫守护者这是多有的人都已经晓得的事情,只不过以常家为首的天师宫守护者后代一直都在履行指责继续保护天师宫,而以章二伯等人为首的却都已经放弃了守护之责,意图迁出鬼吹山追求更加舒适奢华的生活而已。

至于那张弓为什么会是落到常悦手里而并不是常三叔或者常四牛又或者陈忠手里,恐怕就只能用这张弓“认主”选择了常悦来解释了。

想不到章直冷冷的一笑:“我实在听不懂常丫你在说什么,天师宫,是否指的就是天师陵墓,这里又是哪一位天师的陵墓?哼哼,我章家跟你们常家争夺权利,那又是什么权利?”

顿了顿,章直又说道:“大家也都看到了,这里是常丫你说的天师陵墓?哼哼,据我所知,关于天师宫的记载虽少,但绝没有一个字跟这里是天师陵墓有什么牵涉,大家都再看看吧,这里的一切,会是天师宫时代的东西?这分明就是不会有任何记载的史前遗迹……这不属于任何人,任何人都有权从这里找东西……你拼命说明这里是什么天师宫,还充当什么守护者,那应该是你们常家一直都在觊觎这里面的东西,一直都在想要独吞,想要据为己有!”

说到后来,章直几乎是在吼叫起来。

常悦却依旧张弓瞄准章直,冷冷的说道:“这些话,你们章家都已经说了多少年了,可惜的是,这张弓你能拿得动?你们章家的人能够如同我这样拿得动?”

章直忍不住一呆,常悦手里的这张弓,章直的确拿不动,至少,不可能如同常悦一样发挥出这张弓的威力,即如是章直使用这张弓能够发挥出来的威力,甚至都还不如徐易扬,更不如笑弥勒。

照常悦这话来看,章直的确有跟常悦“争夺”之嫌。

殊不知,章直突然冷冷的说道:“据我所知,这张弓原本就应该属于章家,只是有人对章家的人用了卑鄙手段,剥夺了章家的人使用这张弓的能力,若是不然,这里还会有猎物之类的东西!”

徐易扬等人一路听下来,当真是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

——原本以为仅仅只是都想独吞可以找到的“东西”,没想到居然渐渐扯出来一桩上百年的陈年恩怨!

这当真太出乎人的意料了。

笑弥勒见裂隙里的红殭不出来,章直跟常悦之间的争端一下子又解决不了,索性往地上一坐,让自己半躺半坐的很是舒服,这才说道:“两位,你们这事当真新鲜,到底还有什么秘闻轶事,趁着今儿个舒爽,跟大家一起说说……”

徐易扬想了一阵,脑子里面已经大致勾勒出常、章两家恩怨的轮廓,不过,徐易扬也还有诸多疑问。

比如说,按照他们两个人的争执,徐易扬猜测,说不定常家和章家,原本都是争夺的仅仅只是“权”,但到了现在,还在继续进行争夺的,恐怕就只有“利”了。

但这当真也是一桩极为复杂的争端,毕竟这关系到常、章两家数代人的恩怨,这样的事情,就算徐易扬想要从中斡旋,一时之间恐怕也无以插手。

当下,徐易扬也是放下背包,慢慢的坐了下来。

——那张弓已经再次出现,而且是常悦拿在手里,威力几乎无可形容,这就让徐易扬等人大可不用再去担心会遭受到猎物、红殭之类的兽类攻袭。

只是到了现在,反倒是得先将常悦、章直之间是事情弄清楚才是。

本来笑弥勒坐下之后,陈忠、章二伯等人就已经开始有些松懈了,现在徐易扬再这样一坐,陈忠等人自然都是不由自主的依葫芦画瓢,都缓缓地坐了下来,来看这一场不见得很精彩,但绝对悬念十足的争执。

见常悦声色俱厉偏偏还义正词严,章直踌躇了半晌,这才摇了摇头,转身跟常悦说道:“常小姐,今日你强弓在手,便是手握生杀大权,你要让谁死谁就不得不死,我们现在落到你的手里,要杀要剐,也只能悉听尊便了,你动手吧……”

说着,章直一梗脖子,高高的昂起了脑袋,一副束手就擒、引颈就戮的样子。

常悦微微吸了一口气,举着那张弓慢慢发力,估摸着,下一刻之间便会松开扣着弓弦的手指,再一次射出能够毁天灭地的一“箭”。

徐易扬深深地吸了口气,正想着要如何措辞,再问问林灵玲跟常悦几件事,不曾想,笑弥勒在一边摇了摇头,叹道:“这就玩完儿了,没趣,没趣,早晓得是这个结果,你们私下里了断不就得了,搞这么大阵仗出来,道爷我我还以为必定精彩,这就玩完儿了,没趣,实在没趣……”

在一旁的章二伯跟常三叔、常四牛、陈忠等人,均是把笑弥勒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笑弥勒这家伙,当真看热闹不嫌事小,要晓得常悦一动手,那便极有可能是好几条人命,这岂能是有趣没趣的儿戏一般的事情?

只是章二伯等人没想到的是,笑弥勒摇晃着脑袋,又继续说道:“那个,常小姐,咱说也说了闹也闹了,对吧,这事儿咱就不在计较了,好吧,这个时候,你还要整个你强我弱,你真我假你是我非出来,显然不合时宜,嘿嘿,我出个主意,既然大家都是在找那什么鬼东西,不如大家一起齐心合力,把它找出来让大家开开眼,然后该谁谁,再然后一拍两散,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笑弥勒这么一通胡说八道,章二伯等人这才明白过来,笑弥勒这家伙倒也并非可恶得很,总算还是有些良心。

但笑弥勒后面的话,却真正让章二伯等人有些感动了。

“常小姐你看,以前我们在执行任务过程当中,那是绝对不会允许出现现在这样的情况的,那个怎么说来着,我们必须同舟共济,精诚团结,对吧,所以我们现在,只能求大同存小异,为了所有的人,暂且放下一个人一家人的恩恩怨怨……”

笑弥勒这么一说,陈忠、章二伯、曾瞎子、常三叔等人俱是纷纷说道:“是啊常小姐……”

“常小姐是有度量、识大体的人,应该是不会让我们为难的……”

“常小姐,冤家宜解不宜结,就算你们两家争执了几百年了,以常小姐的能力,相信不会让这种争执,继续下去……”

“常小姐绝非穷凶极恶之人,这事儿也算是人命关天,相信常小姐会做出令人信服的决定的……”

“……”

“别吵……”常悦大声喝道:“我们常、章两家的恩怨,我原本的确不想追究,但是他伙同外人,驱使野兽,残害大家,这事儿你们也不打算追究?”

常悦这话一出,不仅是林灵玲微微一皱眉头,其余诸人也就是心头大震。

除了徐易扬其他的人无论如何也没能想到,能驱使野兽异物的人不仅有苏怀博和林灵玲,章直居然也能驱使怪物异兽,更让人震惊不已的却是“伙同外人,残害大家”这句话。

要晓得,这句话若是放到其他什么时候,或者可以说让人绞尽脑汁的好好猜测一番,但放到现在,就只能说很明显的是指向章直,而章直居然没有半句争辩,显然是默认了常悦所说。

因为除了鬼吹山的几个人之外,其余的都是外人,而章直伙同外人,肯定就是伙同了苏怀博、林灵玲一伙地巫教的人。

若果真如此,那章直当真是死有余辜了。

就算是笑弥勒到了这时,也再找不出话来劝阻常悦。

过了好一会儿,徐易扬才说道:“常小姐,你是说,章小哥跟他们原本是一伙儿的,只不过是一明一暗,常小姐,这话可是乱说不得的啊。”

常悦冷冷的哼道:“也没什么乱说不得,我晓得,你们是想早点儿离开这里,也对这里的东西没什么太大的兴趣,你是不愿意亲自动手,但如果我说,有他们在就根本别想走出去,你会怎么做?”

徐易扬淡淡的一笑:“不至于吧,我们没有根本利益上的冲突,我相信他们也不会为难我们,不过,我看要不这样吧,解除他们所有的武器,然后我们一起走出这里。”

常悦摇了摇头:“徐易扬,你应该想得到,不会让把这张弓带出去,我的本意也并不想带任何一件东西出去,可是,没有这张弓,他随时都有可能调遣那些猎物、红殭之类的野兽怪物,对我们发动攻击!”

徐易扬点了点头,林灵玲或者章直的确都有可能会这么做,但眼下除了完全解除他们的武装之外,真的再没有更好的方法。

至少,徐易扬是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喜欢超品地师请大家收藏:()超品地师新更新速度最快。